□ 加入收藏 □ 设为首页
 
  2018年02月19日 星期一  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公安新闻 >> 警务动态
 
字号:
特殊监区民警与艾滋病嫌犯面对面
[发布日期: 2014-12-02 ]  本文已被浏览过 1171
 
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,在南京市公安局有这样一个特殊人群——在特殊监区内看管患有艾滋病犯罪嫌疑人的民警。亲眼目睹他们如何面对这些患病嫌疑人,平时如何自我防护,和特殊嫌疑人之间,又有着怎样的故事。
长期吸毒几乎掉光牙齿,民警为他安排小灶
市公安局为了集中关押这批患有艾滋病嫌疑人,特地在距主城约35公里处,建成了一处特殊监区。特殊监区类似医院病房,房间内墙壁、地面、床柜等都被仔细改造,看不到任何尖锐棱角。牙刷更是量身特制,长六七厘米,软柄。
由于艾滋病嫌疑人身体状况大多较差,管理工作要远比普通监区更细心,民警平时吃住在监区里,几乎24小时和嫌疑人面对面。
来自西北的王某今年42岁,外貌却如同六旬老人。因为长期吸食毒品,他只剩下6颗稀疏的牙齿。考虑王某的实际情况,监区给他开了“小灶”,经常单独为他提供西红柿炒鸡蛋、豆腐等容易咀嚼的菜。几个月下来,王某原本消瘦的面颊饱满了不少,人也显得精神多了。
王某有10多年吸毒史,不仅掏空了身体,还败光了父母留下的两套房产。原本刚进特殊监区时,王某很不耐烦,砸碗筷、踹洗脸池,希望能早点出去。但在民警的悉心照料下,王某开始变得上进、积极起来。
 “将心比心,这里的条件比我以前呆过的其他地方都好。”王某说,房间里有电视,他最爱看江苏电视台的《非诚勿扰》,前不久一部电视剧《奶奶再爱我一次》,还把他看出了眼泪。
王某说,失去自由才感受到自由是多么可贵,下个月他就要被释放了,这次他再也不会辜负民警们的期望,再也不回来了。
从相同经历入手,拉近和嫌疑人距离
比起一般的犯人,艾滋病嫌疑人更容易自暴自弃,总感觉自己低人一等。为此,所有民警和嫌疑人接触时,都不穿防护服,不戴口罩、手套,唯一的防护就是夏天不穿短袖。“如果让他们感觉到被民警嫌弃,就很难管理和教育。”一名民警说。
即使如此,还是有“刺头”难以接近。一名来自江北的嫌疑人,犯罪记录超过10次。管教民警找他谈心,总是被他冲得灰头土脸,多说几句,他就显得暴躁不耐烦。
 “心理疏导,只有从他感兴趣的话题入手。”一位民警说,他发现这名嫌疑人每次都能把被子叠得方方正正的。“你以前在哪当的兵?”这句话一出,该嫌疑人眼里突然放光。
同样有过当兵经历的管教民警抓住这个机会,一聊得知,他们曾在同一个部队服役。“我们当年在部队”成了民警每次谈心的开场白,原本厌烦谈心的嫌疑人,从此开始敞开心扉。
“这次出去,我肯定不会再回来,你们对我这样,我再浑就不是人了。”临走前,他拍着胸脯保证。
疑犯监室内当起心理疏导师
执法勤务大队大队长祁剑余告诉记者,特殊监区关押的“涉艾”疑犯,吸毒、性行为是最主要的两个染艾途径,但刚进来不久的贾某却是个“异类”。
贾某从一所知名高校毕业后,做了一名老师,短时间内就拿下了中级职称。因为校领导器重,带的班比较多,经常感到疲惫不堪。此时,一个前辈告诉他,用一种药品可以消除疲劳,“每次抽过后,神清气爽、很有信心。”
从此,贾某迷恋上了冰毒。进了看守所后,贾某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。尽管他把自己“染艾”的原因归结为输血的一次意外,但他自己也承认,吸毒改变了他原本正常的人生方向。
对于“染艾”这个曾经令他五雷轰顶的消息,如今贾某也能坦然面对。在看守所里,教师出身的他还给同室病友做起了心理疏导。
贾某说,他不会自暴自弃,“我相信事在人为,出去后我会积极治疗,相信艾滋病并不可怕,总有一天,医疗水平一定能攻克它。”
 
上一篇  南京警方跨省追击缴获毒品12千克
下一篇  户籍通迁受益第一户昨从江宁迁入夫子庙
 
 
 
 

版权所有:南京市公安局    技术支持:南京先行数字技术有限公司     旧版回顾
在线人数: 总访问量: